文章
当前位置:首页 文学·阅读 正文

感谢不期而遇的你

作者 Vista看天下 【字号:   打印

13.jpg

最后说再见的时候,其实我已经做好了再也不见的准备,但就算此生不复相见,每次想起坦桑尼亚,我都会先想起你

亲爱的穆罕默德:

距离我离开坦桑尼亚已有一些时日,不知道还在另外一个半球做志愿者的你,近来可安好。

我回国之后,听说你又去了一次巴加莫约,那是距离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市很近的一个小城市,你这个埃及男孩儿和两个欧洲女孩儿一起去了我们去过的海滩、旧教堂,吃了我们之前吃的那家餐厅,我猜你又点了chips and egg,非洲的食物种类虽然不多,味道倒还是不错的。当然,你一定还会去我们一起跳过舞的酒吧,灯光阴暗,低音炮在耳边嗡嗡作响,杯盏辗转之间,你是否会想起那个远在中国的姑娘?

你比我晚到半个月,我们认识的时候是在我回国前的两周。从我们住的地方到达市的市区需要坐一个15分钟的小渡船,在认识你之前,我除了每天去附近的孤儿院授课之外,很少会去市里面逛,一方面是怕麻烦,另一方面觉得自己一个女孩子在非洲的街头乱走还是有点危险。可是认识你之后你经常邀请我一起去市区走走,达市不大,我们总是随便搭上一辆公交车,和黑人背贴背,跟着车厢一摇一摆,再随便选一个站就下车了。在异国他乡的街头,我们两个人结伴,摸索着,有时候会找到一片寂静无人的海滩,有时候会遇见一家装修精美的披萨店,又或是在植物园里不小心参加了别人的婚礼。有一次两个人同时迷路,围着同一个街区转了四五圈;有一次发现了达市少见的电影院,在那里看完了国内还没有上映的《自杀小队》,作为比我大一级的建筑学学长,你总会不自觉地跟我介绍那些房子的风格、结构,让我受教颇多。路过国家博物馆的时候刚好碰上一个演出,我们幸运地看了一场绝妙的非洲舞蹈。当然,也会碰上专坑外国人的三轮车司机漫天要价,弄得我们不得不又走了很远的路去找公交站,有一次深夜回家的时候,我差点被擦身而过的摩托车抢走背包。你常说:“迷路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,你看,我们不又发现了新的好玩的东西了吗?” 是呀,在城市里兜兜转转,磕磕碰碰,却又能发现常人不曾发觉的风土人情,一路上我们交换着埃及和中国的奇闻异事,仿佛我不是去了坦桑尼亚而是去了埃及。我想啊,如果不是你,我只身一人或许会因为胆怯而瑟缩在房间里,那我该是失去了多少乐趣啊!

八月一号是我19岁的生日,前一天晚上我说我想在日出时分去海里游泳,你说:“好,我陪你。”早上五点钟,我把你拖起来,我们走了20分钟的路去海边看日出。那时是南半球的冬季,坦桑尼亚的清晨还有些寒意,我裹着我的小毯子跟着你走到岸边,你把大浴巾铺在沙滩上,我们并排坐着,静静地看着远方的天空渐渐明亮起来。当太阳快要从海平面上冒出来的时候,我说我有点冷,不太想下水了。你二话不说脱掉上衣,穿着泳裤站在我面前说:“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啊,快来。”我只好把毯子扔开,一步步走向海边。可奇怪的是,清晨的海水不似想象中冰凉,而是温暖的。我们随着海浪起起伏伏,越游越远,直到太阳冲破海平面,在水面上洒下一片金黄色。我沐浴在金色的海水里,感受阳光贯穿我的身 体。

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里有这样一句话:“你千万别和任何人谈任何事情,你只要一谈起,就会想念起每一个人。”临走前,在送我去机场的路上你给了我你的地址,叫我记得写信给你。我开玩笑说,我写中文好不好,你笑了笑,说“anyway,as you like”。我不知道有生之年还会不会去埃及,会不会再和你偶遇,至少近十年应该是不会了。最后说再见的时候,其实我已经做好了再也不见的准备,但就算此生不复相见,每次想起坦桑尼亚,我都会先想起你。

感谢一路不期而遇的幸运,穆罕默德·埃蒙。

淏南

2016年8月26日


文章剩余部分为付费内容,请登录后订阅以畅享完整文章!
发表评论收藏
发表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【关闭】
/data/home/bxu2404390318/htdocshttp://www.vistaweek.cn/hrcms